RSS

/Chinese/ 圣-上帝要其名称成圣

27 May
Four young specimens of Caryota obtusa, Auckla...

Image via Wikipedia

第一章

全燔祭禮儀

上主叫了梅瑟來,由會幕中訓示他說:
你告訴以色列子民說:你們中若有人願意由家畜中給上主奉獻祭品。應以牛羊作你們的祭品。
若有人獻牛作全燔祭,該獻一條無瑕的公牛,牽到會幕門口,為在上主面前蒙受納悅;
先按手在全燔祭牲的頭上,使祭牲蒙受納悅,代自己贖罪。
以後在上主面前宰了那牛,亞郎的兒子司祭們,應奉獻牲血,將血灑在會幕門口的祭壇的四周。
奉獻者剝去祭牲的皮,將犧牲切成塊。
亞郎的兒子司祭們先將火放在祭壇上,火上擺上木柴;
然後亞郎的兒子司祭們,將成塊的肉、頭和脂肪,擺在祭壇火上的木柴上。
奉獻者應用水將內臟和小腿洗淨;司祭將這一切放在祭壇上焚燒,作為全燔祭,作為中悅上主的馨香火祭。
若有人獻羊作全燔祭,不論是綿羊,或是山羊,該獻一頭無瑕的公羊。
應在上主面前,祭壇的北邊將牠宰了;亞郎的兒子司祭們,應將血灑在祭壇的四週。
然後奉獻者應將祭牲切成塊,司祭將成塊的肉、頭和脂肪,擺在祭壇火上的木柴上。
那人應用水將內臟和小腿洗淨;司祭將這一切放在祭壇上焚燒,作為全燔祭,作為中悅上主的馨香火祭。
若有人給上主獻飛禽作全燔祭,該獻班鳩或雛鴿作祭品。
司祭應將牠帶到祭壇前,扭斷他的頭,放在祭壇上焚燒;先把牠的血靠在祭壇的旁邊擠盡,
然後那人將嗉囊和羽毛拔去,丟在祭壇東邊倒灰的地方。
然後司祭將犧牲由兩翼的中間撕開,但不可分離;放在祭壇火上的木柴上焚燒,作為全燔祭,作為中悅上主的馨香火祭。
第二章

素祭禮儀

若有人願意給上主奉獻素祭為祭品,他的祭品應用細麵,倒上油,放上乳香,
拿來交給亞郎的兒子司祭們;司祭取出一把細麵和一些油,同所有的乳香,放在祭壇上焚燒,作為中悅上主的馨香火祭,為獲得記念。
剩下的素祭祭品,應歸亞郎和他的兒子們,因為是獻與上主火祭中的至聖之物。
如果你願意奉獻爐烤的祭品作素祭,應以油調的細麵作成的無酵餅,或抹油的無酵薄餅。
若你的祭品是用烤盤做的素祭,該用油調的無酵細麵作成,
擘成塊,倒上油:這是素祭。
若你的祭品是用鍋煎的素祭,該用細麵和油製成。
當你把這樣做的素祭祭品獻給上主時,應交給司祭帶到祭壇前。
司祭由素祭祭品中取出一份,放在祭壇上焚燒,作為中悅上主的馨香火祭,為獲得記念。
剩下的素祭祭品,應歸亞郎和他的兒子們,因為是獻與上主火祭中的至聖之物。
你們獻給上主的素祭,都應是無酵做的,因凡是有酵有蜜的,都不應焚燒作為獻給上主的火祭;
但可當作初熟祭品獻給上主,只是不可獻在祭壇上,當作悅意馨香的祭品。
此外,凡你獻的素祭祭品都應加上鹽,總不可讓你的素祭,缺少與你的天主結約的鹽;在你的一切祭品上,都應加上鹽奉獻。
若你給上主奉獻初熟之物作素祭,應奉獻火焙的新麥穗,或去殼的新穀粒,當作你初熟之物的素祭,
再倒上油,放上乳香:這是素祭。
司祭取出一些麥粒和油並所有乳香來焚燒,作為獻給上主的火祭,為獲得記念。
第三章

和平祭祭儀

若有人奉獻和平祭,如所獻的是牛,應在上主面前獻一頭無瑕的公牛或母牛,
先按手在犧牲頭上,後在會幕門口宰了;亞郎的兒子司祭們,將血灑在祭壇四週。
由和平祭犧牲中,應取出獻與上主做火祭的是:遮蓋內臟的脂肪,和貼在內臟上所有的脂肪,
左右兩腎和兩腎靠腰部的脂肪,以及兩腎一起取出的肝葉。
亞郎的兒子們應將這一切放在祭壇上的柴火上,同全燔祭犧牲一起焚燒,作為中悅上主的馨香火祭。
若有人給上主奉獻一隻羊作和平祭犧牲,應奉獻一隻無瑕的公羊或母羊。
如果奉獻一隻綿羊作犧牲,應將他牽到上主面前,
先按手在犧牲頭上,後在會幕前宰了;亞郎的兒子將血灑在祭壇四周。
那人由和平祭犧牲中應取出脂肪作獻與上主的火祭:即靠脊骨割下的整個肥尾,遮蓋內臟的脂肪,貼在內臟上所有的脂肪,
左右兩腎和兩腎靠腰部的脂肪,以及同兩腎一起取出的肝葉。
司祭應將這一切放在祭壇上焚燒,有如食物,作為獻與上主的火祭。
如果奉獻的祭品是一隻山羊,應將牠牽到上主前,
先按手在犧牲頭上,後在會幕前宰了;亞郎的兒子們將血灑在祭壇四周。
那人由這犧牲中應取出獻與上主作火祭的是:遮蓋內臟的脂肪,貼在內臟上所有的脂肪,
左右兩腎和兩腎靠腰部的脂肪,以及同兩腎一起取出的肝葉。
司祭應將這一切放在祭壇上焚燒,有如食物,作為中悅上主的馨香火祭。
一切脂肪應歸於上主。凡是脂肪和血,你們都不可吃:這為你們世世代代,在你們任何所居之地,是一條永久的法令。
第四章

贖罪祭祭儀

上主訓示梅瑟說:
你告訴以色列子民說:若有人不慎,誤犯了上主的禁令,做了一件不許做的事:
為大司祭贖罪

如果是一位受傅的司祭犯了罪,連累了人民,他為這罪,應獻給上主一頭無瑕的公牛贖,作贖罪祭。
將牛牽到會幕門口,到上主前,先按手在牛頭上,在上主前宰了。
然後受傅的司祭取些牛血,帶進會幕,
將手指浸在牲血裏,在上主面前向聖所帳幔灑血七次;
再將一些牲血,塗在會幕內上主面前的香壇四角上;其餘的牛血都應倒在會幕門口全幡祭壇腳旁。
以後取出作贖罪的公牛犢所有的脂肪:即遮蓋內臟的脂肪,貼再內臟上所有的脂肪,
左右兩腎和兩腎上靠腰部的脂肪,以及同兩腎一起取出的肝葉,
全照從和平祭犧牲的公牛內所取出的一樣;司祭應將這一切放在全幡祭上焚燒。
至於公牛犢的皮,所有的肉、頭、腿、內臟和糞,
即整個公牛犢,應運到營外倒壇灰的清潔地方,放在木柴上用火焚燒:即在倒壇灰的地方將牠燃燒。
為全會眾贖罪

如果是全以色列會眾誤犯了過失,而會眾又沒有發覺做了上主誡命所不許做的事,因而有罪。
當他們一發覺自己所犯的罪,會眾就應獻一頭公牛犢作贖罪祭,牽到會幕前;
會眾的長老在上主前,按手在牛頭上,在上主前宰了;
然後受傅的司祭取些牛血帶進會幕,
將手指浸在牲血裏,在上主面前向帳幔灑血七次。
再將一些牲血塗在會幕內上主面前的祭壇四角上;其餘的血,都應倒在會幕門口的全燔祭壇腳旁。
至於脂肪應完全取出,放在祭壇上焚燒。
處置這牛,應如處置贖罪祭的公牛犢一樣處置。司祭如此為他們贖了罪,他們方可獲得罪赦。
以後應將這公牛犢運到營外焚燒,如焚燒上述的公牛犢一樣:這是為會眾的贖罪祭。
為首長贖罪

如果是一位首長犯了罪,不慎做了上主他的天主的誡命所不許做的事,因而有罪。
當他一發覺自己犯了罪,就奉獻一隻無瑕的公山羊做祭品,
先按手在羊頭上,後在宰殺全燔祭犧牲的地方,在上主前將牠宰了:這是贖罪祭。
然後司祭用手指蘸些贖罪祭犧牲的血,塗在全燔祭壇四角上;其餘的血,都倒在全燔祭壇的腳旁。
所有的脂肪,如同和平祭犧牲的脂肪一樣,都應放在祭壇上焚燒。司祭如此為他的罪行了贖罪禮,他方可獲得罪赦。
為平民贖罪

如果是一個平民不慎犯了罪,做了上主的誡命所不許做的事,因而有罪。
當他一發覺自己犯了罪,就應為自己所犯的罪,奉獻一隻無瑕的母山羊作祭品;
先按手在贖罪祭犧牲的頭上,後在宰殺全燔祭犧牲的地方,將贖罪祭犧牲宰了。
然後司祭用手指蘸些牲血,塗在全燔祭壇四角上;其餘的血,都應倒在祭壇腳旁。
所有的脂肪像和平祭犧牲一樣,都應取出;司祭應將這一切放在祭壇上焚燒,化為中悅上主的馨香。司祭如此為他贖了罪,他方可獲得罪赦。
如果是奉獻一隻小綿羊做為贖罪祭犧牲,應獻一隻無瑕的母羊。
先按手在贖罪祭犧牲的頭上,後在宰殺全燔祭犧牲的地方宰了,作為贖罪祭。
司祭用手指蘸些贖罪祭犧牲的血,塗在全燔祭壇四角上;其餘的血,都應倒在祭壇腳旁。
所有的脂肪都應取出,有如由和平祭犧牲的小羊所取出的脂肪一樣。司祭應將這一切放在祭壇上,與獻給上主的火祭一同焚燒。司祭如此為他的罪行了贖罪禮,他方可獲得罪赦。
第五章

特殊贖罪祭

若有人聽了詛咒的誓言,能為所見所知的事作證而不肯聲明,就犯了罪,應負罪咎;
或有人誤觸了什麼不潔之物,不論是不潔野獸的屍體,或是不潔家畜的屍體,或是不潔昆蟲的屍體,而未發覺,以後發覺自己成為不潔的,因而有罪;
或有人誤摸了人的不潔,任何能玷污人的不潔,而未發覺,以後發覺,就有了罪;
或有人出言輕易發了誓,或懷惡意,或懷善意,人無論在什麼事上輕易發了誓,當時未發覺,而以後發覺自己在某些事上有了罪;
那麼幾時他發覺自己在上述某件事上有了罪,就該承認自己所犯的罪,
為賠補所犯的罪,應由羊群中取一隻母羊或綿羊,或山羊,獻給上主作贖罪祭,司祭應為他的罪行贖罪禮。
如果他的財力不足備辦一隻羊,為賠補所犯的罪,應獻給上主兩隻班鳩或兩隻雛鴿:一隻做為贖罪祭,一隻做為全燔祭。
將牠們交給司祭;司祭應先奉獻那作贖罪祭的一隻,掐住脖子扭斷牠的頭,卻不可分離;
然後取些贖罪祭犧牲的血,灑在祭壇壁上,其餘的血都擠在祭壇腳旁:這是贖罪祭。
至於第二隻:照全燔祭的儀式獻作全墦祭。司祭這樣為他所犯的罪行贖罪禮,他方可獲得罪赦。
如果他的財力連兩隻班鳩或兩隻雛鴿也不能備辦,為賠補所犯的罪,應獻十分之一「厄法」細麵,作贖罪祭祭品,上面不可倒油,也不可放乳香,因為是贖罪祭。
將祭品交給司祭,司祭就取出一把麵,放在祭壇上與獻給上主的火祭一同焚燒,為獲得記念:這是贖罪祭。
司祭這樣為他所犯的罪過行贖罪禮,他方可獲得罪赦。剩下的,如素祭一樣,應歸於司祭。」
贖過祭祭儀

上主訓示梅瑟說:「
若有人有了過犯,不慎冒犯了上主的聖物,為賠補自己的過失,應從羊群中取一隻無瑕的公綿羊,依照你的估價,按聖所的幣制折合銀子,獻與上主作贖過祭。
為賠償他對聖物所犯的過失,應還另加五分之一,交給司祭。司祭應用贖過祭的公綿羊為他行贖罪禮,他方可獲得罪赦。
若有人犯了罪,不慎做了上主誡命所不許做的事,有了過犯,應負罪債,
他應照你的估價,從羊群中取一隻無瑕的公綿羊,交給司祭做贖過祭。司祭這樣為他不慎而誤犯的過失,替他行贖罪禮,他才可獲得罪赦:
這是贖過祭,是他應向上主獻的贖過祭。」
上主訓示梅瑟說:「
若有人犯了罪,冒犯了上主,因為在寄託物上,或抵押品上,或劫掠物上欺騙了自己的同胞,或剝削了自己的同胞,
或對拾得的遺物,加以否認,或對常人慣犯的罪發了虛誓;
如果他犯了這樣的罪,而自知有過,應歸還劫掠所得,或剝削所得,或人寄存之物,或拾得的遺物,
或以虛誓所佔奪的任何物件,應全部償還;此外還另加五分之一。他那一天認錯,那一天應歸還物主。
為賠補自己的過犯,應照你的估價,從羊群裡取出一隻無瑕的公綿羊,交給司祭獻與上主作贖過祭。
司祭應為他在上主面前為他行贖罪禮。不論他犯的是什麼過犯,他都可獲得罪赦。」
第六章

日夜全燔祭

上主訓示梅瑟說:「
你吩咐亞郎和他的兒子們說:全燔祭的法律如下:全燔祭應徹夜至早晨留在祭壇的火上,火應在祭壇上常燃不熄。
司祭應穿上亞麻衣,著亞麻褲遮蓋身體,除去祭壇上焚燒全燔祭的灰燼,倒在祭壇旁邊;
然後脫去這些衣服,穿上別的衣服,將灰燼運到營外的清潔地方。
祭壇上的火應常燃不熄;司祭每天早晨應添柴,放上全燔祭祭品,焚燒和平祭犧牲的脂肪。
祭壇上的火應常燃不熄。
司祭對素祭的權利

素祭的法律如下:亞郎的兒子應將素祭帶到祭壇前,獻給上主;
然後由素祭祭品取出一把細麵和一些油,以及所有乳香,放在祭壇上焚燒,獻給上主作悅意的馨香,為獲得紀念。
剩下的,亞郎和他的兒子們應該吃,應吃死麵的,並且應在聖處,即在會幕庭院內吃。
烤時不可加酵。這是我由火祭祭品中,劃歸給他們的一份,是至聖之物,有如贖罪祭和贖過祭祭品。
亞郎的子孫中,凡是男人,都可以吃:這是他們在你們世世代代中,由上主的火祭中得享的永久權利。凡與這些祭品接觸的,即成為聖。」
祝聖司祭的祭獻

上主訓示梅瑟說:「
亞郎和他的兒子們在受傅之日,應給上主獻的祭品是:十分之一「厄法」細麵,當作日常的素祭:早上獻一半,晚上獻一半;
應在鐵盤上用油調製;調好後,分成塊,將成塊的祭品,獻給上主作悅意的馨香。
亞郎的子孫中,繼他位受傅為司祭的,都應奉獻此祭品:這是一條永久的法令。這祭品應全焚燒,獻給上主。
凡司祭自獻的素祭祭品應全焚燒,決不可吃。」
司祭對贖罪祭的權利

上主訓示梅瑟說:
「你告訴亞郎和他的兒子們說:關於贖罪祭的法律如下:贖罪祭應在宰殺全燔祭犧牲的地方,在上主面前宰殺:這是至聖之物。
奉獻贖罪祭犧牲的司祭,應吃這犧牲,應在聖處,即在會幕庭院內吃。
凡與這祭肉接觸的,即成為聖;若血濺在衣服上,濺有血跡的衣服,該在聖處洗淨。
用為煮祭肉的陶器應打破;但若是在銅器內煮,銅器該擦光,用水洗淨。
司祭家中,凡是男人都可以吃:這是至聖之物。
但是,任何贖罪祭犧牲,如果牲血帶進了會幕,為在聖所內行贖罪禮,決不可吃,應在火裡燒盡。
第七章

司祭對贖罪祭的權利

贖罪祭的法律如下:這是至聖之祭。
贖過祭犧牲應在宰殺全燔祭犧牲的地方宰殺,血應灑在祭壇的四周。
攜牲所有的一切脂肪都應獻上,即油尾和遮蓋內臟的脂肪,
兩腎和兩腎上靠腰部的脂肪,以及同兩腎一起取出的肝葉。
司祭應將這一切放在祭壇上焚燒,獻與上主當作火祭:這是贖過祭。
至於祭肉,司祭家中,凡是男人都可以吃,應在聖處吃:這是至聖之物。
關於贖過祭犧牲,像贖罪祭犧牲有同樣的法律:應全歸舉行贖罪禮的司祭。
代人奉獻全燔祭的司祭,得享獻作全燔祭犧牲的皮;
凡在爐裏烤的,或在鍋裏,或在烤盤上預備的素祭祭品,應歸獻此祭的司祭。
一切素祭祭品無論是調油的,或是乾製的,全歸亞郎的子孫彼此平分。
司祭對和平祭的權利和義務

獻與上主和平祭的法律如下:
若有人為感恩而祭獻,除感恩祭祭品外,還應獻上油調的無酵餅,抹油的無酵薄餅,以及用油和好細麵做成的油餅。
除這些餅以外,還應奉獻發酵的餅作祭品,與感恩的和平祭品一同奉獻。
由這些祭品中,每樣應取出一份,獻與上主作獻儀:這一份應歸那灑和平祭牲血的司祭。
為感恩所獻的和平祭的祭肉,應在奉獻的當日吃盡;不可留到次日早晨。
如所獻的犧牲是還願祭或是自願祭,在奉獻的那天應該吃;如有剩下的,第二天也可吃;
如還有剩下的祭肉,到第三天應用火燒了。
若在第三天還吃和平祭祭肉,祭獻必不被悅納;為奉獻的人,也不算作祭獻,因為肉已不潔;吃的人,必負罪債。
祭肉若接觸了不潔之物,不許再吃,應用火焚燒;凡潔淨的人可吃祭肉;
但是染有不潔的人,若吃了獻與上主和平祭肉,這人應由民間剷除。
若有人接觸了任何不潔,或不潔的人,或不潔的禽獸,或任何不潔之物,而吃了獻與上主和平祭的祭肉,這人應由民間剷除。」
祭牲不可吃的部份

上主訓示梅瑟說:「
你告訴以色列子民說:凡是牛、綿羊和山羊的脂肪,你們都不可吃。
自死或被野獸撕裂的走獸的脂肪,可用作任何用途,但決不可吃。
不論誰,若吃了能獻與上主作火祭的牲畜的脂肪,吃的人就應由民間剷除。
在你們任何所居之地,凡是血,不論是鳥血或獸血,決不可吃。
不論誰,若吃了什麼血,這人應由民間剷除。」
司祭對和平祭的權利

上主訓示梅瑟說:
「你告訴以色列子民說:凡向上主奉獻和平祭祭品的,應由和平祭祭品取出一部份,作為獻於上主的供物。
親手帶來獻與上主的火祭,即帶來脂肪和胸脯;胸脯應在上主前行奉獻的搖禮。
司祭將脂肪放在祭壇上焚燒,胸脯歸於亞郎和他的兒子。
和平祭犧牲後右腿,你們應送給司祭作獻儀。
亞郎子孫中誰奉獻了和平祭犧牲的血和脂肪,右後腿應歸於他,是他的一分。
因為我由以色列子民所獻的和平祭中,取出當搖獻的胸脯和當舉獻的右後腿,給了亞郎司祭和他的兒子,作為他們在以色列子民中永享的權利。」
這是亞郎和他的兒子,在受命為上主盡司祭職的那一天,因受傅由獻與上主火祭中應得的一分;
是上主在他們受傅的那一天,吩附以色列子民應交給他們的一分:這是他們世世代代永享的權利。
以上是關於全燔祭、素祭、贖罪祭、贖過祭、祝聖祭及和平祭的法律。
這些法律是上主在他命令以色列子民,於西乃曠野給上主奉獻祭品的那天,在西乃山上向梅瑟所吩附的。

第九章, 7 – 23
以後,梅瑟對亞郎說:「你走近祭壇,奉獻你的贖罪祭和全燔祭,為你自己和你的家族贖罪;然後奉獻人民的祭品,為他們贖罪,如上主所吩附的。」
亞郎於是走近祭壇,宰殺了那為自己作贖罪祭的公牛犢。
亞郎的兒子將血遞給他,他把手指浸在血裏,抹在祭壇的四角上,剩下的血都倒在祭壇腳旁。
贖罪祭犧牲的脂肪、兩腎和肝葉,都放在祭壇上焚燒,照上主對梅瑟的吩附。
至於肉和皮,都在營外用火燒了。
然後亞郎宰殺了全燔祭犧牲,亞郎的兒子將血遞給他,他將血灑在祭壇四周。
以後,他們將切成塊的全燔祭犧牲和頭遞給他,他就放在祭壇上焚燒。
內臟和腿洗淨後,也放在祭壇上同全燔祭犧牲一起焚燒。
隨後他奉獻了人民的祭品:將那為人民作贖罪祭的公山羊牽來,宰殺了,獻作贖罪祭,如前一犧牲一樣。
又奉獻了全燔祭,全按禮儀進行;
又奉獻了素祭,由其中取了一滿把,放在祭壇上焚燒,這是早晨全燔祭以外的祭獻。
最後,他宰殺了為人民作和平祭的公牛和公綿羊;亞郎的兒子將血遞給他,他就將血灑在祭壇四週。
至於牛羊的脂肪、肥尾、遮蓋內臟的脂肪、兩腎和肝葉,
他們都放在犧牲的胸脯上;亞郎遂將脂肪放在祭壇上焚燒,
胸脯和右後腿,拿來在上主前行了奉獻的搖禮,照梅瑟所吩附的。
以後亞郎向人民舉起手來,祝福了他們。當他獻完了贖罪祭、全燔祭及和平祭以後,就由祭壇上下來了。
以後,梅瑟和亞郎走進了會幕,兩人出來,祝福百姓時,上主的榮耀顯現給全體百姓。

第十章, 1 – 3
亞郎的兒子納達布和阿彼胡,各自取了火盤,放上火,加上乳香,在上主面前奉獻了上主所禁止的凡火。
那時由上主面前噴出火來,將他們燒死在上主面前。
梅瑟對亞郎說:「這就是上主所說:對親近我的人,我要顯我為聖;在全民眾前我要以我為尊。」亞郎默不作聲。

Kpł 12 – 15
第十二章

產婦取潔儀式

上主訓示梅瑟說:
「你告訴以色列子民說:若一婦人分娩,生一男孩,七天之久,她是不潔的;她不潔有如經期不潔一樣。
第八天,應給孩子割損。
此外,她還要守度三十三天的潔血期。在未滿取潔的日期以前,不可接觸任何聖物,不可走近聖所。
若生一女孩,兩星期是不潔的,有如經期一樣。此外,還要守度六十六天的潔血期。
一滿了取潔的日期,不拘為兒子或女兒,她應在會幕門口交給司祭一隻一歲的羔羊,做全燔祭;一隻雛鴿或一隻斑鳩,獻作贖罪祭。
司祭將祭品奉獻在上主面前,為她行贖罪禮,她纔算由流血的狀況中潔淨了:以上是關於生男或生女的婦人的法律。
但若她的財力不夠備辦一隻羔羊,可帶兩隻斑鳩或兩隻雛鴿:一隻獻作全燔祭,一隻獻作贖罪祭。司祭為他行贖罪禮,她就潔淨了。
第十三章

癩病:瘡節

上主訓示梅瑟和亞郎說:
「若人在肉皮上生了腫瘤或瘡癤或斑痕,他肉皮上有了這種癩病的症象,就應把他帶到亞郎司祭,或他作司祭的一個兒子前。
司祭應查看肉皮上的症象;若患處的毛變白,若患處似乎已深過肉皮,這便是癩病的症候。司祭一看出,就應聲明他是不潔的。
但若他肉皮上的斑痕發白,而不見得深過肉皮,毛又沒有變白,司祭應將患者隔離七天。
到第七天,司祭再查看他,如見患處顏色未變,皮上的患處沒有蔓延,司祭應將他再隔離七天。
到第七天,司祭再查看他,如見患處顏色已淡,皮上的患處也沒有蔓延,司祭應聲明他是潔淨的,這不過是一種瘡癤;他洗過衣服就潔淨了。
但在司祭查看,聲明他潔淨以後,如瘡癤又在皮膚上蔓延開,應再去叫司祭查看。
司祭應查看他,若見他皮膚上的瘡癤蔓延開了,應聲明他是不潔的,已成為癩病。
慢性癩病

若人身上有了癩病的症象,應帶他去見司祭;
司祭應查看他,若見皮膚上白腫,毛已變白,腫處出現贅疣,
這是他肉皮上的慢性癩病;司祭應聲明他是不潔的,不必將他隔離,因為他已是不潔的。
但若癩瘡在皮上蔓延,凡司祭能看見的地方,從頭到腳,癩瘡遮蓋了患者全身皮膚,
司祭查看他,若見癩瘡遮蓋了他全身,就應聲明患者是潔淨的;因為全身變白,便是潔淨的。
但他身上一出現贅疣,就成了不潔淨的;
司祭一見這贅疣,就應聲明他是不潔的;因為這贅疣是不潔的,分明是癩病。
但若贅疣再變白,他應再去見司祭;
司祭查看他,若見患處變白,司祭應聲明患者是潔淨的;他便是潔淨的。
生瘡

若人肉皮上生了瘡,已醫好了;
但在瘡處又起了白腫,或白中帶紅的斑痕,就應去叫司祭查看。
司祭查看他,若見患處似乎已深過皮膚,且毛已變白,就應聲明他是不潔的:這是由瘡轉成癩病的症象。
但若司祭查看,見上面沒有白毛,也未深過皮膚,顏色已淡,司祭就應將他隔離七天。
若病在皮膚上蔓延開了,司祭就應聲明他是不潔的:這是癩病的症象。
但是,如果斑痕留在原處,沒有蔓延,這是瘡痕;司祭應聲明他是潔淨的。
火傷

若人肉皮上生了火傷,傷處的贅疣生了白裡帶紅,或純白的斑痕,
司祭就應查看他:若見斑痕上的毛已變白,似乎深過皮膚,這是由火傷轉成的癩病,司祭應聲明他為不潔:這是癩病的症候。
但若司祭查看,見斑痕上沒有白毛,並未深過皮膚,而且顏色已淡,司祭應將他隔離七天。
到第七天,司祭再查看他,若斑痕在皮膚上蔓延開了,司祭就應聲明他是不潔的:這是癩病的症候。
但若斑痕留在原處,沒有在皮膚上蔓延,顏色已淡,這只是火傷的腫脹,司祭應聲明他是潔淨的,因為這只是火傷疤痕。
癬疥

不拘男女,若在頭上或嘴上有瘡痕,
司祭應查看瘡痕,若見患處似乎深過皮膚,而且長了黃色細毛,司祭應聲明他是不潔的:這是癬疥,是頭上或嘴上的癩病。
但若司祭查看癬疥患處不見得深過皮膚,上面也沒有黑毛,司祭就應將這患癬疥的人隔離七天,
到第七天,司祭再查看患處,若見癬疥沒有蔓延,上面也沒有黑毛,且也不見得深過皮膚,
這人就應剃去鬚髮,只不剃生癬疥處;司祭應將他再隔離七天。
到第七天,司祭再查看癬疥,如果癬疥在皮膚上沒有蔓延,不見得深過皮膚,司祭就應聲明他是潔淨的;洗過衣服,就潔淨了。
但若在他聲明潔淨以後,癬疥在皮膚上又蔓延開了,
司祭應再查看,若見癬疥在皮膚上蔓延了,司祭不必再檢查黃毛,患者已是不潔淨的。
但若癬疥的顏色未變,上面又生有黑毛,癬疥已治好,患者已潔淨,司祭應證明患者是潔淨的。
不拘男女,若肉皮上起了一些斑痕,即白色斑痕,
司祭就應查看;如見肉皮上的斑痕呈灰白色,那是皮膚上起的皮疹,患者是潔淨的。
禿瘡

若人頭髮掉了,成了禿頭,他是潔淨的;
若人頭頂上的頭髮掉了,成了前腦禿的人,他是潔淨的。
但是,如果在腦後或腦前的禿處,起了白中帶紅的瘡痕,這是他腦前或腦後的禿處起的癩病。
司祭應查看,若見他腦前或腦後禿處腫起的地方白中帶紅,看來彷彿肉皮上生的癩病,
這人即是癩病人,已是不潔,司祭應聲明他是不潔的,因為他頭上有了癩病的症象。
對癩病人的管制

凡身患癩病的人,應穿撕裂的衣服,披頭散髮,將口唇遮住,且喊說:「不潔! 不潔! 」
在他患癩病的時日內,常是不潔的,他既是不潔的,就應獨居;他的住處應在營外。
衣服的癩病

若衣服上有了癩病的跡象,不拘是毛衣或麻衣,
或用麻及毛紡織或編織的布,或皮革,或任何皮製的物品上,有了癩病跡象;
若衣服或皮革,或紡織或編織的布,或任何皮製的器具上,有了發綠或發紅的斑痕:這就是癩病的跡象,應交由司祭查看。
司祭查看斑痕以後,應將帶有斑痕的物品收藏七天。
到第七天,司祭再查看那斑痕,如果斑痕在衣服上,或紡織或編織的布上,或皮革上,或任何皮製的物品上蔓延開了,這就是惡性癩病的跡象,物品即是不潔的。
凡帶有這斑痕的衣服,用毛或麻紡織或編織的布,或任何皮製的器具,都應焚燒;因為這是惡性的癩病,應用火燒毀。
但若司祭查看時,見斑痕在衣服上,或紡織或編織的布上,或任何皮製的器具上,沒有蔓延,
司祭當吩咐人將帶有斑痕的物品洗滌,再收藏七天。
司祭查看洗過的物品以後,若見斑痕沒有變色,也沒有蔓延,物品即是不潔的,應用火燒掉,因為裡外都腐蝕了。
但若司祭查看時,見斑痕在洗滌後已變暗淡,應從衣服,或皮革,或紡織或編織的布上,將那塊撕去;
以後,如果在衣服上,或紡織或編織的布上,或任何皮製的器具上,在出現斑痕,即是舊病復發:帶有斑痕的物品,就應用火燒了。
如果衣服,或紡織或編織的布,或任何皮製的器具,一經洗滌,上面的斑痕就不見了;再洗一次就潔淨了。
這是關於毛衣或麻衣,或紡織的布,或編織的布,或任何皮製的器具的癩病跡象,聲明潔淨與不潔的法律。」
第十四章

癩病取潔儀式

上主訓示梅瑟說:「
關於癩病人取潔之日應守的法律如下:應引他去見司祭,
司祭應到營外查看,如見癩病人的病症痊愈了,
就吩咐人為那取潔者,拿兩隻潔淨的活鳥、香柏木、朱紅線和牛膝草來;
然後吩咐人在盛著活水的陶器上,宰殺一隻鳥。
司祭拿另外一隻活鳥同香柏木、朱紅線和牛膝草,連活鳥一起浸在殺於活水上的鳥血內,
向那取潔的癩病人灑血七次,使他潔淨;然後放那隻活鳥飛向田野,
那取潔的人洗滌自己的衣服,剃去身上所有的毛,用水洗澡,這樣就算潔淨了。此後,他方可入營內,但仍應在自己的帳幕外居住七天。
到了第七天,他應剃去身上所有的毛:頭髮、鬍鬚和眉毛;身上所有的毛都應剃去,然後洗滌衣服,用水洗身,就算完全潔淨了。
到第八天,他應帶兩隻無瑕的公羔羊,一隻一歲的無瑕母羔羊,作素祭用的十分之三」厄法「油調的細麵」,和一「羅格」油。
取潔禮的司祭,應叫取潔的人拿著這一切,站在會幕門口,上主面前。
司祭取一隻公羔羊同一「羅格」油,一起獻作贖過祭,在上主前行奉獻的搖禮。
然後在宰殺贖罪祭和全燔祭犧牲的聖地方,宰殺這隻公羔羊,因為贖過祭犧牲,如贖罪祭犧牲一樣,應歸司祭:這是至聖之物。
司祭取些贖過祭犧牲的血,抹在取潔者的右耳垂,右手拇指和右腳大趾上;
再由那一「羅格」油中,取些油倒在自己的左手掌中,
將自己的一個右手指,浸在左手掌的油內,用手指在上主前灑油七次;
然後將掌中剩下的油,抹在取潔者的右耳垂,右手拇指和右腳大趾上,即在抹贖過祭犧牲血的地方。
以後將掌中剩下的油,都抹在取潔者的頭上:如此司祭在上主面前為那人行了贖罪禮。
此後,司祭應奉獻贖罪祭,為取潔者贖罪除去不潔;最後應宰殺全燔祭犧牲,
在祭壇上奉獻全燔祭和素祭。司祭這樣為他行了贖罪禮,他就潔淨了。
但是,如果他貧窮,手中財力不足,可拿一隻公羔羊作贖過祭,行搖禮為他贖罪;十分之一「厄法」油調的細麵作素祭,一「羅格」油,
和財力所能備辦的兩隻斑鳩或兩之雛鴿:一隻做贖罪祭,一隻做全燔祭。
他應在第八天,將這一切送交司祭,再會幕門口於上主面前為自己取潔。
司祭便取那隻作贖過祭的公羔羊和一「羅格」油,在上主面前行奉獻的搖禮;
然後宰殺作贖過祭的公羔羊,取些贖過祭犧牲的血,抹在取潔者的右耳垂,右手拇指和右腳大趾上;
然後倒些油在自己的左手掌中,
用一隻右手指蘸些左手掌中的油,在上主面前灑七次;
再將掌中的油抹在取潔者的右耳垂,右手拇指和右腳大趾上,即在抹贖過祭犧牲血的地方;
掌中還有剩下的油,都抹在取潔者的頭上,為他在上主面前行贖罪禮。
取潔的人按自己的財力,所能備辦的兩隻斑鳩或兩隻雛鴿,
按他的財力所能獻的,其中一隻獻作贖罪祭,一隻獻作全燔祭,同素祭一起獻上。司祭應這樣為取潔的人在上主面前行贖罪禮。
這是關於身患癩病而財力不足備辦取潔祭品者的法律。
屋癩

上主訓示梅瑟和亞郎說:「
當你們進入了我賜給你們作產業的客納罕地,在你們佔有的地方,我令房屋發生癩病跡象時,
屋主應去告訴司祭說:我看在我房屋內出現了一些相似癩病的斑痕。
司祭進去查看斑痕以前,應吩咐人先搬空房屋,免得屋內的一切染上不潔;然後司祭進去查看房屋。
司祭查看斑痕時,如見屋內牆上的斑痕帶些發綠或發紅的小孔,似乎深過牆皮,
就應由屋內出來,到房門口,將房屋封鎖七天。
到第七天,司祭再來查看,如見斑痕在屋內牆上蔓延開了,
就應命人拔出有斑痕的石頭,丟在城外不潔的地方;
且叫人刮淨屋內四周,將刮下的灰土,倒在城外不潔的地方,
再拿別的石頭嵌進拔出的石頭處,拿別的灰土,粉刷房屋。
在拔出石頭,刮掃,粉刷房屋以後,如斑痕又在屋內出現,
司祭還應來查看,如見斑痕在屋內蔓延開了,這就是房屋上的腐蝕性癩病;這房屋即是不潔的,
應拆毀這座房屋;房屋的石頭、木材和所有灰土,都應運到城外不潔的地方。
整個封鎖日期內,如有人進屋內,直到晚上成為不潔的;
如有人在這屋內睡覺,應洗滌自己的衣服;如有人在這屋內吃飯,應洗滌自己的衣服。
但是,如果司祭來查看,見房屋刷新以後,斑痕沒有在屋內蔓延,司祭就應聲明房屋是潔淨的,因為患處已經好了。
司祭應拿兩隻飛鳥、香柏木、朱紅線和牛膝草來為房屋取潔;
一隻飛鳥,應在盛有活水的陶器上宰殺,
然後拿香柏木、牛膝草、朱紅線和那隻活鳥,一同浸在那已殺的鳥血及活水內,向房屋連灑七次。
用鳥血、活鳥、香柏木、牛膝草、朱紅線為房屋取潔以後,
司祭應放那隻活鳥飛向城外的田野:他這樣為房屋行取潔禮,房屋就潔淨了。
這是關於各種癩病症象、癬疥、
衣癩、`屋癩、
腫瘤、瘡癤和斑痕,
使人知道幾時不潔,幾時潔淨的法律。這是關於癩病所定的法律。」
第十五章

男人的不潔

上主訓示梅瑟和亞郎說:」
你們告訴以色列子民說:幾時一個男人身患淋病,淋病使他不潔。
淋病使人不潔的光景是這樣:不論他身體常流淋液,或有時止住,他總是不潔的。
凡有淋病的人睡過的床,即染上不潔;凡他坐過之物,即染上不潔。
凡人摸了他的床,這人應洗滌自己的衣服,用水洗澡,直到晚上是不潔的;
誰坐了淋病人坐過之物,該洗自己的衣服,用水洗澡,直到晚上是不潔的;
誰摸了淋病人的身體,應洗滌自己的衣服,用水洗澡,直到晚上是不潔的。
若有淋病的人,在潔淨人身上吐了唾沫,這人就應洗滌自己的衣服,用水洗澡,直到晚上是不潔的。
凡有淋病的人坐過的鞍子,即染上不潔。
誰摸了他身下的任何東西,直到晚上是不潔的;誰攜帶了這些東西,該洗滌自己的衣服,用水洗澡,直到晚上是不潔的。
若有淋病的人,沒有用水洗手接觸了人,這人就應洗滌自己的衣服,用水洗澡,直到晚上是不潔的。
凡有淋病的人摸過的陶器,都應打破,任何木具,都應用水洗淨。
幾時有淋病的人治好不流了,他應計算七天為取潔期,洗滌自己的衣服,用活水洗身,然後就潔淨了。
到第八天,應拿兩隻斑鳩或兩隻雛鴿,來到上主面前,再會幕門口,交給司祭。
司祭應奉獻一隻作贖罪祭,另一隻作全燔祭。這樣司祭就替他在上主面前,為他的淋病行了贖罪禮。
人若遺精,應用水洗淨全身,直到晚上是不潔的。
凡沾有精液的衣服或皮物,應用水洗淨,直到晚上是不潔的。
男女同房媾精,兩人都應用水洗澡,直到晚上是不潔的。
女人的不潔

女人幾時行經,有血由她體內流出,她的不潔期應為七天;誰接觸了她,直到晚上不潔。
她不潔期內,凡她臥過之處,都染上不潔,凡她坐過之處,也染上不潔;
凡摸過她床榻的,應洗滌自己的衣服,用水洗澡,直到晚上是不潔的;
凡摸過她坐過之物的,應洗滌自己的衣服,用水洗澡,直到晚上是不潔的;
誰若摸了她床上,或她坐過之物上的東西,直到晚上是不潔的;
若男人與她同房,也沾染上她的不潔,七天之久,是不潔的;凡他臥過的床,也染上不潔。
女人若在經期外,多日流血;或者,她流血超過了她月經的日期,在流不潔之物的整個時期內,她如在經期內一樣不潔。
凡她流血期內所臥過的床,就如在經期臥過的床一樣染上不潔;凡她坐過之物,就如她經期內所坐過之物一樣,染上不潔。
誰若摸了,就染上不潔,應洗滌自己的衣服,用水洗澡,直到晚上是不潔的。
幾時她治好不流了,她應計算七天,為取潔期。
到第八天,應拿兩隻斑鳩或兩隻雛鴿,來到會幕門口交給司祭;
司祭應奉獻一隻作贖罪祭,另一隻作全燔祭:這樣司祭就替她在上主面前,為她所流的不潔之物行了贖罪禮。
你們應叫以色列子民戒避他們的不潔,免得他們因不潔,玷污了我在他們中的住所,而遭受死亡。
這是有關因淋病,或遺精沾染不潔的人,
和行經的婦女,即有關任何遺漏的男女,以及與不潔的女人同房的男人的法律。」
第十六章第十二章

產婦取潔儀式

上主訓示梅瑟說:
「你告訴以色列子民說:若一婦人分娩,生一男孩,七天之久,她是不潔的;她不潔有如經期不潔一樣。
第八天,應給孩子割損。
此外,她還要守度三十三天的潔血期。在未滿取潔的日期以前,不可接觸任何聖物,不可走近聖所。
若生一女孩,兩星期是不潔的,有如經期一樣。此外,還要守度六十六天的潔血期。
一滿了取潔的日期,不拘為兒子或女兒,她應在會幕門口交給司祭一隻一歲的羔羊,做全燔祭;一隻雛鴿或一隻斑鳩,獻作贖罪祭。
司祭將祭品奉獻在上主面前,為她行贖罪禮,她纔算由流血的狀況中潔淨了:以上是關於生男或生女的婦人的法律。
但若她的財力不夠備辦一隻羔羊,可帶兩隻斑鳩或兩隻雛鴿:一隻獻作全燔祭,一隻獻作贖罪祭。司祭為他行贖罪禮,她就潔淨了。
第十三章

癩病:瘡節

上主訓示梅瑟和亞郎說:
「若人在肉皮上生了腫瘤或瘡癤或斑痕,他肉皮上有了這種癩病的症象,就應把他帶到亞郎司祭,或他作司祭的一個兒子前。
司祭應查看肉皮上的症象;若患處的毛變白,若患處似乎已深過肉皮,這便是癩病的症候。司祭一看出,就應聲明他是不潔的。
但若他肉皮上的斑痕發白,而不見得深過肉皮,毛又沒有變白,司祭應將患者隔離七天。
到第七天,司祭再查看他,如見患處顏色未變,皮上的患處沒有蔓延,司祭應將他再隔離七天。
到第七天,司祭再查看他,如見患處顏色已淡,皮上的患處也沒有蔓延,司祭應聲明他是潔淨的,這不過是一種瘡癤;他洗過衣服就潔淨了。
但在司祭查看,聲明他潔淨以後,如瘡癤又在皮膚上蔓延開,應再去叫司祭查看。
司祭應查看他,若見他皮膚上的瘡癤蔓延開了,應聲明他是不潔的,已成為癩病。
慢性癩病

若人身上有了癩病的症象,應帶他去見司祭;
司祭應查看他,若見皮膚上白腫,毛已變白,腫處出現贅疣,
這是他肉皮上的慢性癩病;司祭應聲明他是不潔的,不必將他隔離,因為他已是不潔的。
但若癩瘡在皮上蔓延,凡司祭能看見的地方,從頭到腳,癩瘡遮蓋了患者全身皮膚,
司祭查看他,若見癩瘡遮蓋了他全身,就應聲明患者是潔淨的;因為全身變白,便是潔淨的。
但他身上一出現贅疣,就成了不潔淨的;
司祭一見這贅疣,就應聲明他是不潔的;因為這贅疣是不潔的,分明是癩病。
但若贅疣再變白,他應再去見司祭;
司祭查看他,若見患處變白,司祭應聲明患者是潔淨的;他便是潔淨的。
生瘡

若人肉皮上生了瘡,已醫好了;
但在瘡處又起了白腫,或白中帶紅的斑痕,就應去叫司祭查看。
司祭查看他,若見患處似乎已深過皮膚,且毛已變白,就應聲明他是不潔的:這是由瘡轉成癩病的症象。
但若司祭查看,見上面沒有白毛,也未深過皮膚,顏色已淡,司祭就應將他隔離七天。
若病在皮膚上蔓延開了,司祭就應聲明他是不潔的:這是癩病的症象。
但是,如果斑痕留在原處,沒有蔓延,這是瘡痕;司祭應聲明他是潔淨的。
火傷

若人肉皮上生了火傷,傷處的贅疣生了白裡帶紅,或純白的斑痕,
司祭就應查看他:若見斑痕上的毛已變白,似乎深過皮膚,這是由火傷轉成的癩病,司祭應聲明他為不潔:這是癩病的症候。
但若司祭查看,見斑痕上沒有白毛,並未深過皮膚,而且顏色已淡,司祭應將他隔離七天。
到第七天,司祭再查看他,若斑痕在皮膚上蔓延開了,司祭就應聲明他是不潔的:這是癩病的症候。
但若斑痕留在原處,沒有在皮膚上蔓延,顏色已淡,這只是火傷的腫脹,司祭應聲明他是潔淨的,因為這只是火傷疤痕。
癬疥

不拘男女,若在頭上或嘴上有瘡痕,
司祭應查看瘡痕,若見患處似乎深過皮膚,而且長了黃色細毛,司祭應聲明他是不潔的:這是癬疥,是頭上或嘴上的癩病。
但若司祭查看癬疥患處不見得深過皮膚,上面也沒有黑毛,司祭就應將這患癬疥的人隔離七天,
到第七天,司祭再查看患處,若見癬疥沒有蔓延,上面也沒有黑毛,且也不見得深過皮膚,
這人就應剃去鬚髮,只不剃生癬疥處;司祭應將他再隔離七天。
到第七天,司祭再查看癬疥,如果癬疥在皮膚上沒有蔓延,不見得深過皮膚,司祭就應聲明他是潔淨的;洗過衣服,就潔淨了。
但若在他聲明潔淨以後,癬疥在皮膚上又蔓延開了,
司祭應再查看,若見癬疥在皮膚上蔓延了,司祭不必再檢查黃毛,患者已是不潔淨的。
但若癬疥的顏色未變,上面又生有黑毛,癬疥已治好,患者已潔淨,司祭應證明患者是潔淨的。
不拘男女,若肉皮上起了一些斑痕,即白色斑痕,
司祭就應查看;如見肉皮上的斑痕呈灰白色,那是皮膚上起的皮疹,患者是潔淨的。
禿瘡

若人頭髮掉了,成了禿頭,他是潔淨的;
若人頭頂上的頭髮掉了,成了前腦禿的人,他是潔淨的。
但是,如果在腦後或腦前的禿處,起了白中帶紅的瘡痕,這是他腦前或腦後的禿處起的癩病。
司祭應查看,若見他腦前或腦後禿處腫起的地方白中帶紅,看來彷彿肉皮上生的癩病,
這人即是癩病人,已是不潔,司祭應聲明他是不潔的,因為他頭上有了癩病的症象。
對癩病人的管制

凡身患癩病的人,應穿撕裂的衣服,披頭散髮,將口唇遮住,且喊說:「不潔! 不潔! 」
在他患癩病的時日內,常是不潔的,他既是不潔的,就應獨居;他的住處應在營外。
衣服的癩病

若衣服上有了癩病的跡象,不拘是毛衣或麻衣,
或用麻及毛紡織或編織的布,或皮革,或任何皮製的物品上,有了癩病跡象;
若衣服或皮革,或紡織或編織的布,或任何皮製的器具上,有了發綠或發紅的斑痕:這就是癩病的跡象,應交由司祭查看。
司祭查看斑痕以後,應將帶有斑痕的物品收藏七天。
到第七天,司祭再查看那斑痕,如果斑痕在衣服上,或紡織或編織的布上,或皮革上,或任何皮製的物品上蔓延開了,這就是惡性癩病的跡象,物品即是不潔的。
凡帶有這斑痕的衣服,用毛或麻紡織或編織的布,或任何皮製的器具,都應焚燒;因為這是惡性的癩病,應用火燒毀。
但若司祭查看時,見斑痕在衣服上,或紡織或編織的布上,或任何皮製的器具上,沒有蔓延,
司祭當吩咐人將帶有斑痕的物品洗滌,再收藏七天。
司祭查看洗過的物品以後,若見斑痕沒有變色,也沒有蔓延,物品即是不潔的,應用火燒掉,因為裡外都腐蝕了。
但若司祭查看時,見斑痕在洗滌後已變暗淡,應從衣服,或皮革,或紡織或編織的布上,將那塊撕去;
以後,如果在衣服上,或紡織或編織的布上,或任何皮製的器具上,在出現斑痕,即是舊病復發:帶有斑痕的物品,就應用火燒了。
如果衣服,或紡織或編織的布,或任何皮製的器具,一經洗滌,上面的斑痕就不見了;再洗一次就潔淨了。
這是關於毛衣或麻衣,或紡織的布,或編織的布,或任何皮製的器具的癩病跡象,聲明潔淨與不潔的法律。」
第十四章

癩病取潔儀式

上主訓示梅瑟說:「
關於癩病人取潔之日應守的法律如下:應引他去見司祭,
司祭應到營外查看,如見癩病人的病症痊愈了,
就吩咐人為那取潔者,拿兩隻潔淨的活鳥、香柏木、朱紅線和牛膝草來;
然後吩咐人在盛著活水的陶器上,宰殺一隻鳥。
司祭拿另外一隻活鳥同香柏木、朱紅線和牛膝草,連活鳥一起浸在殺於活水上的鳥血內,
向那取潔的癩病人灑血七次,使他潔淨;然後放那隻活鳥飛向田野,
那取潔的人洗滌自己的衣服,剃去身上所有的毛,用水洗澡,這樣就算潔淨了。此後,他方可入營內,但仍應在自己的帳幕外居住七天。
到了第七天,他應剃去身上所有的毛:頭髮、鬍鬚和眉毛;身上所有的毛都應剃去,然後洗滌衣服,用水洗身,就算完全潔淨了。
到第八天,他應帶兩隻無瑕的公羔羊,一隻一歲的無瑕母羔羊,作素祭用的十分之三」厄法「油調的細麵」,和一「羅格」油。
取潔禮的司祭,應叫取潔的人拿著這一切,站在會幕門口,上主面前。
司祭取一隻公羔羊同一「羅格」油,一起獻作贖過祭,在上主前行奉獻的搖禮。
然後在宰殺贖罪祭和全燔祭犧牲的聖地方,宰殺這隻公羔羊,因為贖過祭犧牲,如贖罪祭犧牲一樣,應歸司祭:這是至聖之物。
司祭取些贖過祭犧牲的血,抹在取潔者的右耳垂,右手拇指和右腳大趾上;
再由那一「羅格」油中,取些油倒在自己的左手掌中,
將自己的一個右手指,浸在左手掌的油內,用手指在上主前灑油七次;
然後將掌中剩下的油,抹在取潔者的右耳垂,右手拇指和右腳大趾上,即在抹贖過祭犧牲血的地方。
以後將掌中剩下的油,都抹在取潔者的頭上:如此司祭在上主面前為那人行了贖罪禮。
此後,司祭應奉獻贖罪祭,為取潔者贖罪除去不潔;最後應宰殺全燔祭犧牲,
在祭壇上奉獻全燔祭和素祭。司祭這樣為他行了贖罪禮,他就潔淨了。
但是,如果他貧窮,手中財力不足,可拿一隻公羔羊作贖過祭,行搖禮為他贖罪;十分之一「厄法」油調的細麵作素祭,一「羅格」油,
和財力所能備辦的兩隻斑鳩或兩之雛鴿:一隻做贖罪祭,一隻做全燔祭。
他應在第八天,將這一切送交司祭,再會幕門口於上主面前為自己取潔。
司祭便取那隻作贖過祭的公羔羊和一「羅格」油,在上主面前行奉獻的搖禮;
然後宰殺作贖過祭的公羔羊,取些贖過祭犧牲的血,抹在取潔者的右耳垂,右手拇指和右腳大趾上;
然後倒些油在自己的左手掌中,
用一隻右手指蘸些左手掌中的油,在上主面前灑七次;
再將掌中的油抹在取潔者的右耳垂,右手拇指和右腳大趾上,即在抹贖過祭犧牲血的地方;
掌中還有剩下的油,都抹在取潔者的頭上,為他在上主面前行贖罪禮。
取潔的人按自己的財力,所能備辦的兩隻斑鳩或兩隻雛鴿,
按他的財力所能獻的,其中一隻獻作贖罪祭,一隻獻作全燔祭,同素祭一起獻上。司祭應這樣為取潔的人在上主面前行贖罪禮。
這是關於身患癩病而財力不足備辦取潔祭品者的法律。
屋癩

上主訓示梅瑟和亞郎說:「
當你們進入了我賜給你們作產業的客納罕地,在你們佔有的地方,我令房屋發生癩病跡象時,
屋主應去告訴司祭說:我看在我房屋內出現了一些相似癩病的斑痕。
司祭進去查看斑痕以前,應吩咐人先搬空房屋,免得屋內的一切染上不潔;然後司祭進去查看房屋。
司祭查看斑痕時,如見屋內牆上的斑痕帶些發綠或發紅的小孔,似乎深過牆皮,
就應由屋內出來,到房門口,將房屋封鎖七天。
到第七天,司祭再來查看,如見斑痕在屋內牆上蔓延開了,
就應命人拔出有斑痕的石頭,丟在城外不潔的地方;
且叫人刮淨屋內四周,將刮下的灰土,倒在城外不潔的地方,
再拿別的石頭嵌進拔出的石頭處,拿別的灰土,粉刷房屋。
在拔出石頭,刮掃,粉刷房屋以後,如斑痕又在屋內出現,
司祭還應來查看,如見斑痕在屋內蔓延開了,這就是房屋上的腐蝕性癩病;這房屋即是不潔的,
應拆毀這座房屋;房屋的石頭、木材和所有灰土,都應運到城外不潔的地方。
整個封鎖日期內,如有人進屋內,直到晚上成為不潔的;
如有人在這屋內睡覺,應洗滌自己的衣服;如有人在這屋內吃飯,應洗滌自己的衣服。
但是,如果司祭來查看,見房屋刷新以後,斑痕沒有在屋內蔓延,司祭就應聲明房屋是潔淨的,因為患處已經好了。
司祭應拿兩隻飛鳥、香柏木、朱紅線和牛膝草來為房屋取潔;
一隻飛鳥,應在盛有活水的陶器上宰殺,
然後拿香柏木、牛膝草、朱紅線和那隻活鳥,一同浸在那已殺的鳥血及活水內,向房屋連灑七次。
用鳥血、活鳥、香柏木、牛膝草、朱紅線為房屋取潔以後,
司祭應放那隻活鳥飛向城外的田野:他這樣為房屋行取潔禮,房屋就潔淨了。
這是關於各種癩病症象、癬疥、
衣癩、`屋癩、
腫瘤、瘡癤和斑痕,
使人知道幾時不潔,幾時潔淨的法律。這是關於癩病所定的法律。」
第十五章

男人的不潔

上主訓示梅瑟和亞郎說:」
你們告訴以色列子民說:幾時一個男人身患淋病,淋病使他不潔。
淋病使人不潔的光景是這樣:不論他身體常流淋液,或有時止住,他總是不潔的。
凡有淋病的人睡過的床,即染上不潔;凡他坐過之物,即染上不潔。
凡人摸了他的床,這人應洗滌自己的衣服,用水洗澡,直到晚上是不潔的;
誰坐了淋病人坐過之物,該洗自己的衣服,用水洗澡,直到晚上是不潔的;
誰摸了淋病人的身體,應洗滌自己的衣服,用水洗澡,直到晚上是不潔的。
若有淋病的人,在潔淨人身上吐了唾沫,這人就應洗滌自己的衣服,用水洗澡,直到晚上是不潔的。
凡有淋病的人坐過的鞍子,即染上不潔。
誰摸了他身下的任何東西,直到晚上是不潔的;誰攜帶了這些東西,該洗滌自己的衣服,用水洗澡,直到晚上是不潔的。
若有淋病的人,沒有用水洗手接觸了人,這人就應洗滌自己的衣服,用水洗澡,直到晚上是不潔的。
凡有淋病的人摸過的陶器,都應打破,任何木具,都應用水洗淨。
幾時有淋病的人治好不流了,他應計算七天為取潔期,洗滌自己的衣服,用活水洗身,然後就潔淨了。
到第八天,應拿兩隻斑鳩或兩隻雛鴿,來到上主面前,再會幕門口,交給司祭。
司祭應奉獻一隻作贖罪祭,另一隻作全燔祭。這樣司祭就替他在上主面前,為他的淋病行了贖罪禮。
人若遺精,應用水洗淨全身,直到晚上是不潔的。
凡沾有精液的衣服或皮物,應用水洗淨,直到晚上是不潔的。
男女同房媾精,兩人都應用水洗澡,直到晚上是不潔的。
女人的不潔

女人幾時行經,有血由她體內流出,她的不潔期應為七天;誰接觸了她,直到晚上不潔。
她不潔期內,凡她臥過之處,都染上不潔,凡她坐過之處,也染上不潔;
凡摸過她床榻的,應洗滌自己的衣服,用水洗澡,直到晚上是不潔的;
凡摸過她坐過之物的,應洗滌自己的衣服,用水洗澡,直到晚上是不潔的;
誰若摸了她床上,或她坐過之物上的東西,直到晚上是不潔的;
若男人與她同房,也沾染上她的不潔,七天之久,是不潔的;凡他臥過的床,也染上不潔。
女人若在經期外,多日流血;或者,她流血超過了她月經的日期,在流不潔之物的整個時期內,她如在經期內一樣不潔。
凡她流血期內所臥過的床,就如在經期臥過的床一樣染上不潔;凡她坐過之物,就如她經期內所坐過之物一樣,染上不潔。
誰若摸了,就染上不潔,應洗滌自己的衣服,用水洗澡,直到晚上是不潔的。
幾時她治好不流了,她應計算七天,為取潔期。
到第八天,應拿兩隻斑鳩或兩隻雛鴿,來到會幕門口交給司祭;
司祭應奉獻一隻作贖罪祭,另一隻作全燔祭:這樣司祭就替她在上主面前,為她所流的不潔之物行了贖罪禮。
你們應叫以色列子民戒避他們的不潔,免得他們因不潔,玷污了我在他們中的住所,而遭受死亡。
這是有關因淋病,或遺精沾染不潔的人,
和行經的婦女,即有關任何遺漏的男女,以及與不潔的女人同房的男人的法律。」

第二十二章, 31 – 33
你們應遵守我的命令,一一依照執行:我是上主。
不要褻瀆我的聖名,叫我在以色列子民中常被尊為聖;我是使你們成聖的上主,
是我由埃及地領你們出來,為作為你們的天主:我是上主。」

申命紀

Deuteronomy 共34 章
20, 12
如不與你講和,反願與你作戰,你就圍攻。

撒慕爾紀上

1 Samuel 共 31 章

第二章 2, 17
這兩個少年人在上主前犯的罪極重,因為輕視了獻於上主的祭品。

第三章 3, 11 – 13
上主遂對撒慕爾說:「看! 我要在以色列行一件事,凡聽見的人,他的兩耳必要嗡嗡作響。
到那一天,我必對厄里從頭到尾實踐我論他的家族所說的一切。
你傳報給他:我要處罰他的家族直到永遠,因為他原知道他的兩個兒子凌辱了天主,卻未責斥他們。

列王紀上

1 kings 共 22 章

第八章 8, 10 – 12
當司祭從聖所出來時,雲彩充滿了上主的殿,
以致為了雲彩,司祭們不能繼續奉職,因為上主的榮耀充滿了上主的殿。
當時,撒羅滿便說:「上主曾決定在幽暗之中,

聖詠
第九九篇天主至尊神聖 99, 3 – 9

願他們讚美你的大名,它可敬可畏,至尊神聖。
4你是愛正義的大能君王,是你制定了法律的正綱,對雅各伯行的合理合章。
5請你們尊崇上主,我們的天主,還要向著衪的腳凳伏地叩首。因為衪的腳凳也是神聖無偶。
6梅瑟和亞郎列於上主的司祭中,撒慕爾屬於呼號衪聖名的人中,他們呼號上主,上主即俯聽他們。
7衪從前曾在雲柱中訓示了他們,他們就守了衪吩咐的誡命章程。
8上主,你原是我們的天主,你曾俯聽了他們,天主,你寬宥他們,但也報復了他們的惡行。
9請你們尊崇上主,我們的天主,還要向著衪的聖山伏地叩首,因我們的天主,上主神聖無偶。

依撒意亞

Isaiah 共 66 章

第八章 8, 13
萬軍的上主,你們惟應以他為聖;他是你們當敬畏的,是你們當恐懼的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LEDNICA - 称颂主(诗篇34)
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jHX3hW-43S0&playnext=1&list=PLE2515475E868E53B

Orifiell.

 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 
%d bloggers like this: